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铁的博客

南方周末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李铁  

《南方周末》评论员

思想家就是与流行的谬误作战。

网易考拉推荐

成都与杭州,休闲不在一个境界  

2007-06-06 14:43:28|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很多人看来,杭州是中国的休闲之都,2006年世界休闲博览会在杭州的举行,似乎更确立了其休闲之都的地位。此论自然有它的道理,在杭州,城隍山、保諔山遥相呼应,钱塘江、运河、西湖三水相依,整个杭州城就是一个集自然造化与人文积淀于一体的人间天堂。马可·波罗称杭州为“美丽的天都”。这样的自然环境影响着杭州人的生存方式和审美情趣,形成了他们主柔、偏安、尚文、爱美的休闲性格。自古以来杭州就是偏安休闲之地,历朝士大夫们在经历了数十载宦海沉浮之后,把儒家理想彻底放下,晚年回到苏杭,在他们优雅的园林中,在西子湖畔的鸟语花香里,归于佛老,在江南进入化境。不但士大夫如此,连皇帝都经受不住这人间天堂的诱惑,仅康熙、乾隆两帝就赴杭州游历过11次!真可谓是休闲杭州的超级粉丝。

    秀丽杭州城,悠闲杭州人。今天的杭州休闲魅力不减,品茶是中国人休闲的一个重头戏,杭州有“茶都”的美誉。整个杭州城茶楼遍地,酒吧林立,一派休闲景象。就连大名鼎鼎的浙江大学,都成立了一个“亚太休闲教育研究中心”,杭州的休闲,这下算是上了档次

    说杭州是休闲之城那是名至实归,但要说她是中国的休闲之都恐怕有人不会答应,因为在中国的另一边,在西部,还有一座城市,叫成都。

    在敝人看来,成都与杭州的休闲文化不仅存在横向的,也就是性格的分野,而且还有着纵向的,也就是境界高低的差异。只要有成都在,杭州就不敢说自己是休闲之都,这就像海德格尔的存在主义对胡塞尔的超越,两者根本不在一个境界上。

    究其原因,简单概括就是:杭州的休闲是对文明异化的一种逃避和休息,而成都的休闲是生命本真状态的自由表达。对杭州人而言,休闲是生命的艰难跋涉之后的喘息或者停歇,休闲是暂时的,是为工作积蓄能量;而对于成都人,休闲就是生命的归宿和常态,工作只是暂时的,甚至工作也要休闲着干才行,总之一切都不能离开休闲这个生命之本,不然生命就了无意义。

    这么简单说说自然难以服众,如果您是在休闲,我接着跟您详细说。

 

文化与历史沿革

 

    在比较两者的文化与历史沿革之前,我们必须先弄清楚休闲的本质是什么。休闲是伴随着人类文明,伴随着文明的异化痛苦而来的。马克思说文明是一种异化;弗洛伊德说文明就是压抑;尼采说文明就是扭曲,意思都是一样。越是文明,我们就离生命的本真状态越远,天人之间的距离也就越大。而人毕竟是大自然的造物,对生命本真的渴望,对自由不羁的向往反而会更强烈。当今世界休闲活动有向户外,向大自然发展的明显趋势,原因就在于此。人从天人合一而来,总想在休闲中回到天人合一中去。

    再回到杭州和成都的文化历史。两个城市一东一西,一个是长江上游的巴蜀文化,一个是下游的吴越良渚文化,性格差异极大。

    在古代,巴蜀文化与中原文化实为两种文化类型,或曰两种文化精神。19世纪末法国人古德尔孟的 《四川游记》就说到巴蜀是的“异俗差可怪”的另一世界。更具体说,殷周之际,中原文化经过了由自然宗教向伦理宗教的转换,而巴蜀文化则没有这样的转换,秦汉之前仍然处在自然宗教阶段;殷周之际是中原文化之英雄时代的终结,而巴蜀人则把他们的英雄时代一直保持到战国时期。如果借用尼采的“日神精神”与“酒神精神”两个概念,大体可以这样说,西周以降,中原文化的主流为日神精神,而巴蜀文化在秦汉之前,文化精神则主要是酒神精神。重在理性,重在治国平天下,而楚文化则重在感性,重在艺术化的人生。 巴蜀人这样一种精神气质与道家相近,这也是四川道教盛行的原因所在,他们的道文化,崇尚自然,喜欢自由率性。

    正因为此,成都人的自由洒脱,不拘礼法。《汉书·地理志》载:古蜀地域人文精神“未能笃信道德,反以好文讥刺”。这一千古定论,正是古蜀先民们“师万物、法自然”,重“道”而不循儒家“纲常”、追求完美人性和自由的体现。由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成都人在性方面比较开放的传言了吧。

    让我们看看那些巴蜀的文化人就明白了:从司马相如、扬雄到陈子昂、李白、苏轼和郭沫若,在他们身上,渊源于三星堆青铜文明的自由浪漫特征极其明显,都是不拘礼法,放浪形骸的主儿!更别提“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只手打倒孔家店”的四川老英雄吴虞了!

    相比成都人,杭州人则正好相反。我们都知道,儒家文明中的宋明理学压抑人性是最厉害的,所谓“存天理,灭人欲”就是其招牌口号。而程朱理学,正是由南宋在杭州的统治者们立为正统派思想的,并在之后的600多年一直被奉为儒家正统。这样看来,杭州人极为理性的作风也就找到根源了。而在这样的理性背后,是深重的压抑,即使是休闲,他们能抛得开吗??

    近些年杭州大力打造休闲的品牌,而这以行动本身就说明杭州的休闲文化有着浓重的商业气息。世界休闲博览会也好,浙大亚太休闲教育研究中心也好,就是要打造休闲产业。说白了就是打休闲的招牌来赚钱,这种休闲,还能算得上本真吗?

 

从生活细节看境界之别

 

    刚才我理论讲多了,太压抑,不够休闲。我们回到生活细节去看看一些有趣的差异。

    先说茶馆,两个城市都有数不清的茶楼,数量上难以比较,但定位却有差异。杭州茶楼的消费标准要远高于成都。在杭州,普通老百姓实际上是很少去的,去的多是游客和商务交际人士。而成都则不同,茶楼是平民消费场所,你甚至时常都能看到“棒棒军”们聚在茶馆摆龙门阵,在淡雅的芙蓉花中,在浓郁的茶香中,岁月就像流淌过城区的府南河水一样波光粼粼。这里没有贫富贵贱,只有生活与休闲。休闲对于成都人就像天赋人权一般,是人人都要享有的。

    休闲安逸对于成都人是常态,而杭州则不是。杭州人富了才有资格休闲,一直以来,杭州的休闲就是一个后花园的角色,累了的达官显贵们,今天爆发了的长三角新贵们,都把她当作一个别墅区来放松休闲。这也是今天杭州房价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之一,对于精于理性算计的杭州人,试想一个房价早已让老百姓望楼兴叹的城市,哪还有什么心思休闲?

    当然,也不是什么都是钱的问题,成都人不算富有,但是在成都,以奥拓等微型车为主力车型的私家车数量却位居全国第二。我曾经看到一辆奥拓车上还贴着一牌儿,上写:“长大后我就变奥迪!”幽默中折射的是成都人知足常乐的休闲人生态度。

    成都人有个休闲项目将其休闲文化体现到了极致,那就是“掏耳朵”,此举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试想,世界上还有比这更休闲自在的项目吗?那一刻,你会感觉两个人像是回归原始猴子,在太阳底下悠闲地抓着皮毛上的虱子,什么叫天人合一?这就是天人合一。

    海德格尔说,语言就是存在本身。我们就从地方语言来看休闲。成都人特爱用一个字“耍”,谈恋爱叫“耍朋友”,会玩的人叫“耍神”,做什么都是“耍”,“耍”字无处不在,映证了他们认为生活中做什么都是休闲。成都人还有个口头禅叫“安逸”,凡是感到舒服、美好的时候就会说安逸,甚至还会说“安逸疼儿了”、“安逸惨了”!安逸一词是何意?这一词语出自《孟子.尽心》:“四肢之于安佚者,性也。”也就是说,人对于安逸的追求,才是人的本性和本能。《庄子.至乐》也说:“所苦者,身不得安逸。”就是说人的身心所希望获得的最高享受是啥子,就是获得安逸,不安逸就是痛苦。看来成都人是一直把握着人性最本质的东西,这就是安逸,就是休闲。

    杭州人说起自己是休闲之都,总是可以有滔滔不绝的证据与建设计划。而成都人常常什么都说不出来:“不就是耍嘛,有什嘛儿讲究洒?”这不仅不能证明成都休闲文化的缺乏,反而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他们的休闲境界。记得大哲维特根斯坦说过,关于存在本身,是不可言说的。对于成都人,“耍”,休闲,就是存在本身,不可用语言表达。这是一种境界,不去你不知道。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316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