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铁的博客

南方周末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李铁  

《南方周末》评论员

思想家就是与流行的谬误作战。

网易考拉推荐

光靠经济手段救不了当下的经济下滑  

2008-12-04 01:04: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载 时代周报 第三期社论 发表时有删改

11月26日,距出台“4万亿”经济政策不到三周,央行三个月来第四次宣布降息,这次108个基点的降息也是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幅度最大的一次,超过了前三次降息的总和。按理说,连续出台激进的货币政策会大大提升市场信心,但市场的反应却相当冷淡。股市并没有出现预期的暴涨,仍旧在1900多点的低位徘徊。企业投资的观望情绪依然浓厚,消费者依然紧紧捂住钱袋。

在这样的关头,我们应该对此次危机的性质有一个深层次的清楚认识,认识到中国面临的挑战既不同于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也不远同于美国等西方国家因这次金融海啸而诱发的危机。要成功应对我们的危机,单纯依靠经济的,技术性的货币手段、财政政策已经不够。要标本兼治,我们需要更深远的政治视野、智慧与勇气来迎接这样的挑战。能解决中国当下危机的,不是货币措施,也不是财政措施,而必须是政治措施。

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为了防止经济下滑,我们采用了积极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在出口、基建、房地产等强劲增长的拉动下,成功化解了危机,保持了经济的高速增长,甚至在近5年多次出现需要宏观调控来降温的火热局面。

  然而,我们此次重新祭起中央投资与货币政策的大旗未必能解决问题。首先,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仅限于周边,西方发达国家受冲击很小。因此那次危机并没有多大影响到中国的出口工业,反而是减少了一些同质竞争的对手。而且危机之后,美国因为信息技术的进步迎来了新一轮的高速增长,对“中国制造”的需求连续几年处于井喷式的增长状态。而此次危机之下,“中国制造”的主要客户都陷入了衰退,我国的出口形势已然严峻。

另外,在应对97年的危机中,政府通过医疗、教育的市场化以及房地产的拉动,有效启动了内需。但是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其负面效应,因此而欠下的民生帐已经明显影响了今天的内需。而且,房地产的激进发展某种程度上是用前人的积蓄和后人的过度借债来支撑的。相当比例的年轻购房者花光了双方父母的积蓄不说,还透支了未来几十年的消费能力。民间财富经过教育、医疗、住房的十余年的消耗,已经没有多少余力了。如果期望房地产等领域再扮演一次更大规模的内需龙头的角色,它显然已无法胜任。

虽然这次中国经济下滑的威胁与此次金融海啸密切相关,但是,我们与美国的情况有着很大的不同,应对也自然不一样。美国的问题基本还是在虚拟经济领域,实体经济领域是很健康的,恢复金融领域的信心和秩序以后,整个经济就会重回健康发展的轨道。因此,才会有猛药救市,救市也才有作用。美国的情况就好比一个单纯发烧的病人,身体个部分的机能是很健康的,只要退烧了,整个机体就会重新焕发活力。而我们的情况或许没这么简单,我们的身体很多器官都发炎甚至化脓了,虽然表现出来也是发烧,但是不把根子上的病治好,单单强行退个烧是顶不了几天的。早在金融海啸之前,我们的实体经济的一些深层次矛盾已经开始显露,金融海啸只不过是让这些问题提前暴露而已。在实体经济遇到问题面临衰退的时候,光靠治标的财政货币政策是难以解决问题的。财政货币政策只是强心针,只能解决经济领域暂时的失衡问题。经济基本面的问题不解决,别说四万亿,就是十万亿也无济于事。就好比三峡大坝跨了,扔多大的石头都堵不住,非得从源头来解决问题。

本来中国金融的国际化程度并不深,金融海啸中的损失是很有限的。但为什么我们今天的实体经济遭遇的局面却如此严峻呢?出口需求衰退是一个重要原因,但我们更应该看到,中国政治经济本身存在的问题可能是更主要的原因。外因固然是诱发危机的因素,但内因才是决定性的。社会的发展归根到底,是技术的进步与制度的完善。我们看到,过去的一轮经济高速增长中,我们并不是依靠技术进步与制度的完善来实现的。今天老百姓的消费信心不足,也有这个考虑,很多人从直觉上就有这样的疑惑:我们的一些基础制度设计不合理,很多领域的乱象并没有得到多少改善,因此他们对这样的发展抱有一些怀疑,对经济的未来预期自然缺乏信心。

因此,在这样一种危机面前,要树立民众的信心,我们需要更深远的政治视野、智慧与勇气,直面改革多年来遗留下来的一些深层次矛盾。尤其是启动酝酿多年的政治体制改革,赋予民众和地方更多的政治权力,才是治本之道。这方面,我们曾有过很多成功的先例。当年特区的建设,中央没有资源的投入,只是把自主权给了地方,换来的是一个中国改革的奇迹。80年代的中国农民远没有我们今天这么多储蓄,但是他们似乎比我们更愿意消费,因为自主权给了他们希望与信心。

我们或许也有理由对中国的经济充满信心,因为我们制度改革的余地还很大,任何一个改革深水区的突破,都有可能再给中国带来新一轮的增长。

?

?

  评论这张
 
阅读(157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