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铁的博客

南方周末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李铁  

《南方周末》评论员

思想家就是与流行的谬误作战。

网易考拉推荐

10年,我在5座城市寻找知识与自由  

2009-12-13 15:1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年,我辗转了5座城市,寻找知识与自由。

武汉—湘潭—香港—北京—香港—广州。

到今天我还清楚地记得千禧年的那个夜晚,由于没有暖气,武汉的冬天非常冷,我坐在被窝里复习政治课,还有二十多天就要考研了,这是最后的冲刺时间。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寄居在武汉大学的博士生宿舍里面,同宿舍的那个博士生哥们回老家去了,相当安静,我能听到大操场上远远地传来千禧年晚会的欢呼声。

不过这一切似乎与我无关,当时的我已经被考研的巨大压力所笼罩,我进武大的时学的是管理,现在是想考哲学的研究生,可没听过一天的哲学课程,所以心里特别没底,别忘了,10年前考研的竞争几乎达到了顶峰。

毕业后工作了几个月,又回来考研,目的只有一个:我一直想做学问,研究哲学。当我在大学里开始明白学问是何物以后,我就打定主意要做一个学者,一个思想者。

出乎意料,我居然考了第二名。接下来的三年是在湘潭大学度过的,这是知识和思想疯涨的三年,无疑对我的一生都具有重要意义。湘潭是一个宁静的小城,适合自由的读书与思考,生活的充实和快乐从我暴增的体重就可以看出来,只用了两年,我长胖了足足20斤。

人生总是无法预料你下一站将去何处。我从未想到有一天会去香港读书,但是这一天恰恰来临了。硕士毕业,我很偶然地申请到了去香港浸会大学读书的全额奖学金。算起来,到今天为止,除了我的家乡,香港是我生活的时间最长的地方。

你会很容易就爱上了香港这座美丽的城市,不仅仅因为她的繁华和现代,还因为她的文明。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几乎很难相信,在中国人中,还存在这样一群人。他们和大陆人的差别,可能超过大于意大利与和英国人之间的差别。

香港的导师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现代学术与规范,但也正是这一点,让我开始犹豫自己是否要做一个专业学者。因为现代学术实在太细小专业了,在当今的人文学科领域,中国人又没有能力在大的话题的研究上与西方学者竞争,我不得不面临这样的尴尬局面:如果想在高校继续做学者的话,要么研究很细小的专业问题,做个符合现代学术规范的专业学者,但社会现实意义不大;要么研究一些大问题,但学术规范会是个问题,我们这一代都不可能在宏大课题上为世界学术做出真正的创新贡献,做大的东西,对中国社会意义更大,但是只能是重复洋人早有的成果。

另外,内地的社会现实也使得纯粹的学术已经退居不重要的地位,任何有社会关怀的知识分子都很难再躲进小楼成一统。

奥斯威辛中不允许养金鱼,更不许研究逻辑。在如此尖锐的社会矛盾面前,再去研究我的维特根斯坦已经显得过于麻木。在香港读完我的第二个硕士之后,做一个媒体公共知识分子的想法越来越强烈。这样,我毕业去了一家著名的网络媒体,在北京生活了几个月,相比在香港辛苦的学术生活,互联网小白领的日子是轻松愉快的。但我很快发现,网媒并不适合我,我想写东西,但是中国的网媒没有创作权,只是一个发布的平台。

就在这个时候,香港的一位教授希望我能回去再把博士读完,而且研究方向是我喜欢的西方政治哲学,这一点打动了迷茫中的我,我再次回到了香港的校园。当我回到以前的那栋办公楼,路边的紫荆花开得正盛,香港,依然那么美丽迷人。

08年的时候,我开始尝试写点媒体文章,开局相当不错,很快就有了一点口碑,这时正值时代周报开始筹办,我去了广州,在这家起点颇高的新媒体做了主笔,正式开始了以写字为生的职业生涯。

写了一年了,或许我天生就应该做这行,在那些报纸和杂志的专栏里,我依然像10年前刚接触学术一样,保持着思想的激情。                                                 

  评论这张
 
阅读(392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