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铁的博客

南方周末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李铁  

《南方周末》评论员

思想家就是与流行的谬误作战。

网易考拉推荐

今天,我反对《十月围城》式的自由主义  

2010-01-05 08:1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月围城,一部经不起琢磨的好电影

李铁

十月围城是好电影,大家都这么说。春哥教的说、广电局的领导说、影评人也说、公共知识分子还说。这么多人都说好,而且还赚了大钱,据说10天已有2亿票房落袋,那当然是具备了好电影的要件。但我还是要说,它只能算今年岁末的一部好电影,远谈不上杰出,更别说伟大了。理由就是,这是一部经不起琢磨的电影。

要在今年岁末被称为好电影,难度比以往降低了太多,因为之前有了《刺陵》、《风云2》这类鼠辈。至于张艺谋的《三枪》,它能把最没品位的观众都打得七窍生烟,所以在正常人眼里,三枪是内衣,是秋裤,根本不是电影。

十月围城叫好又叫座。在我们看来,叫好和叫座的两拨人是分开的。这也给电影同行提供了一个思路:

“叫座”靠明星以及强大的制作班底等硬件撑着,很多人就是冲着“九帝一后”的明星群戏去的,何况,还有春哥和巴特尔这样的奇葩,有了这些,票房是有保证的。

“叫好”的是另一拨人,搞点“解构革命”这样的所谓思想性噱头,颇能征服一帮浅薄的文人。这拨人经常以自由主义者自居,尽管他们对自由主义的理解还只是停留在哄哄公司小女孩的水平,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出来喷点文化,大叫深刻。对历史或者革命的一点非主流的叙述,在他们看来是相当了不得的事情,不叫好就叫没思想。

一部既叫好又叫座的电影就这样炼成了。尽管它其实经不起琢磨。

 剧情经不起琢磨

     坐在电影院看《十月围城》的时候,大多数人都能被其紧凑的剧情吸引,跟着提心吊胆一把,一般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头。但当你回到家,漫不经心地等电梯的时候,突然觉得问题来了,然后就是越琢磨越不对劲,越琢磨越觉得这是一部漏洞百出的片子。

    你甚至可以说,在剧情逻辑上,《十月围城》是个天然的豆腐渣工程,故事的设定本身就有问题。比如,孙中山不能悄悄地来吗?既然已开始就知道有暗杀,为什么不对时间地点保密呢?去船上开会不一样吗?

后来的剧情更是充满漏洞,支离破碎。不过我们必须佩服一下电影的编剧,他硬是用胶水把这座支离破碎的豆腐渣大楼给立起来了。而且,在你看电影的那两个小时里面,没发现这是一栋危房。等你回家等电梯的时候,一琢磨,楼塌了。

胶水糊住的裂缝至少有以下几点:

一、李玉堂说的清清楚楚,他是商人,出钱赞助革命可以,但不会掺乎太深。他与陈少白的关系也没铁到那个程度,不可能陈少白一被抓,他就立刻深明大义献身革命了。这缝裂的有点大。

二、沈重阳是被前妻请去保护李玉堂的,结果他没守着李玉堂,跑去街上给孙中山清场去了。这是乌龙啊。

三、为了突出作者的中心思想,也就是表现革命的盲目与参与者的集体无意识,影片刻意将保镖群体市俗化,让这些根本不知革命为何物的人最后皆舍生取义,这确实有点扯淡了,毕竟那个时代还没把人逼到那个份上。为保护一个替身那么玩命,得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艺术化归艺术化,但也不能太离谱。

 表现手法和艺术水准经不起琢磨

    《十月围城》是一部颠覆革命叙事的电影,主题思想实际是对革命的一种解构,表现了革命的血腥与残酷。核心主题是,为革命冲锋陷阵的那些炮灰,实际上是在一种集体无意识下行动的,他们根本就不懂什么是国家社稷,什么是革命大爱,他们只是怀着各自很简单很私人的理由,就在盲目的状态下去冲锋了,最后做了无辜的炮灰。

一部电影需要表现主题,这没问题,怎么个表现法,是最考验境界和功力的。《十月围城》的缺点就是,太急于表现中心思想,而且处处表现中心思想,煽情过了头,变成了矫情。它本来是一部解构革命的片子,但在手法上,骨子里甚至和我们看到的经典革命片子一样,每时每刻都在表现一个所谓深刻的主题。 

看看这些情节和对白吧:

歌神张学友一出来就被爆头了,当时,他正在给人讲解什么是民主

满面肃穆的李重光对阿四说:这是国家大事!

革命就是用我们这一代人的牺牲,换取重光那一代人的幸福。 

为李重光挡刺刀的阿四痛苦摇头:我不知道。

为了一个女人,值吗?”“为了明天的事儿,值吗?

原来我活了十七年就是在等这一个小时!

你每天晚上闭上眼,梦到的都是阿纯的样子;我每天闭上眼,看到的是中国的明天!

 幕落,李宇春唱道:什么大爱,什么时代,我弄不明白—— 

巴特尔扮演的少林和尚舍生断后时大叫“我叫王复明”,知道韦小宝的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同理,大反派名为“阎孝国” 

······

    真的太多太多了,多到李玉堂一说他40岁才有一个儿子,聪明的观众就知道他儿子必死无疑!多到李玉堂每一次找人,聪明的观众就知道他是在找一个烈士。多得太低劣了!

商业片,煽一煽是没错的,我们看梅尔·吉布森的《勇敢的心》,往往沉迷于华莱士最后那一声撕心裂肺的“Freedom”而无法自拔,但人家也就是最后煽了一把,到处煽就没劲了。煽多了,自然可以为一些女性观众刻意催泪。但对于要求高一点的观众,会觉得这是朱军在《艺术人生》干的事啊!陈可辛再用,有点掉价哦。 

或许,监制陈可辛和导演陈德森应该重温一下李安的电影,重温一下《断背山》那样的感情戏,学学什么叫不温不火。真正的艺术,打动人靠的是,不是

 主题思想经不起琢磨

陈可辛早年是文艺青年,文艺青年总是有点思想的。

我们在《投名状》里,就看到了他对于“伪崇高”的解构,批判了为“伪崇高”牺牲的残酷。在这部《十月围城》里,他更鲜明地解构了革命,颠覆了传统的、教科书式的、宏大而嘹亮的革命叙事。

影片充满对革命“大爱”的怀疑,而对真实的个人之爱的颂扬。影片中的牺牲者,除了一个17岁的孩子,其他都不是为了革命,都只是为了个人的爱去甘愿当炮灰。乞丐舍命是为了报恩;赌徒舍命是为了尽一个父亲的责任;车夫舍命是为了保护主人;戏班小子是为了报父仇,他们完全不知道革命是干什么?绝对盲目,绝对无辜。

这样的主题很让那些刚刚有了点自由主义思想的小知识分子们受用。豆瓣网上有一篇影评被广为传颂,里面这么两段:“今天的主流,无非也是昨日的异端,今天的异端,也许就是明日的主流。 革命成功了,民主不一定会来。”“ 一个党成功了,民主不一定会来。 一个主义成功了,民主不一定会来。 千千万万人死去,民主不一定会来。甚至我们知道,民主只是个孩子,它能被不同主义,不同党派抱来抱去,被打扮成不同摸样。 

这种思想看了眼熟,不过,不客气的说,这种以相对主义和不可知论为基础痞子哲学,其实是一种半吊子自由主义,在中国,它至少已经过时15年了。

这种思潮的黄金时期是王朔刚红的时候,那个时代的人们刚刚从各种伟大崇高革命牺牲的忽悠中惊醒过来,他们发现,通往地狱的道路,往往是用天堂的理想铺就的。于是,除了个体的享乐,就什么都不相信了。

不过这种告别革命论在90年代就已经随着李泽厚一起过气了。那时候我们不敢再回答什么是真理对的,但十几年过去了,思想领域已经大不一样,我们必须回答什么是对的,我们也能够回答什么是对的。对和错都已经空前清晰,相对主义和不可知论早已不是这个时代的选择。

今天的我们,会像小布什打伊拉克的时候说的那样,我能知道,我是对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4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